神帅韩信

/ 0评 / 6

作者: 孤城画角

​“涉西河,虏魏王,擒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楚,定齐,南摧楚人二十万,东杀且龙,西乡以报。次所谓功无二於天下,而略不世出者也。”

秦始皇死后,继位的秦二世更加昏庸、残暴。在埋葬秦始皇时他下令将大量宫女殉葬,并且把修筑墓室的工匠全部闷死在墓中。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他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手足,任意屠杀文武大臣。剥削百姓,自己肆意挥霍,穷奢极欲,天下名不聊生,反抗一触即发!

​公元前二百零九年大泽乡起义爆发,各地区农民纷纷响应,揭竿而起,起义军不断壮大。陈胜派主力部队极力西攻,直逼咸阳!胜利仿佛近在咫尺之时秦二世紧急调来大军进行反攻,敌人攻势猛烈,而起义军又缺少后援,从而导致了失败,陈胜与吴广也相继被部下杀害。虽然陈胜与吴广失败了,但是反秦的浪潮越长越高,其中刘邦和项羽所领导的军队逐渐壮大起来,分别与秦军进行作战。项羽在巨鹿之战中以少胜多,大败秦军主力部队,此时刘邦看准时机领军直入关中,包围了咸阳城。公元前二百零七年,秦朝统治者出城投降,威名显赫的秦朝就此灭亡,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韩信小时,性格放纵而不拘礼节。未被推选为官吏,又无经商头脑,常常依靠别人来糊口度日,与母亲相依为命。而母亲的死对于韩信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穷得无钱来办丧事的他,寻找了一块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说以后自己功成名就后要让那坟地四周可安顿下一万家来替母亲守墓。当时下乡南昌亭长见韩信非凡夫俗子,把韩信当作自己的门客款待,韩信曾经多次前往过下乡南昌亭亭长处吃闲饭,接连数月,亭长的妻子十分嫌恶他一天到晚吃闲饭,一早把饭煮好。开饭的时候,韩信去了,却不给他准备饭食。韩信也明白他们的用意。一怒之下拔出随身携带的宝剑砍掉了桌子的一角转身离去不再回来。有一次韩信在河边钓鱼,几天未曾进食的韩信饿晕在了河边,有几位老大娘在对岸漂洗涤丝棉,其中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饿晕了,就拿出饭给韩信吃,救了韩信一命,几十天都如此,直到漂洗工作全部完毕。韩信很高兴,对那位大娘说:“我将来一定会重重地报答老人家您得!”大娘不但不高兴反而怒气冲冲地说到:“大丈夫不能自己养活自己,不觉得羞愧吗?我是可怜你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韩信哑口无言,离开了漂洗的大娘决定自己去闯荡一番。

那是淮阴县有个年轻的屠户在市场上侮辱韩信说:“你虽然长的高大,喜欢佩带刀剑装贵族,但你其实就是个窝囊废。”又侮辱他说:“你要不怕死,就拿剑刺死我;如果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我今天就饶了你”韩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举止粗鲁,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味。韩信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屠户,默不作声。最终他低下身去,伏在地上,从他的胯下爬了过去。满大街的人都笑话韩信,认为他胆小,是个无能鼠辈,自此韩信又被他们笑为“胯夫”。但这跟坚定了韩信一定要做出一番伟业的决心!他怀着梦想与希望走出了淮阴、走向了未来、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陈胜、吴广起义后,项梁也渡过淮河北上,韩信此时带着宝剑投奔了项梁,留在部队之中,默默无闻。项梁败死后,又归属项羽,与战友的一番高谈阔论恰好被路过的项羽听到了,项羽认为他并非常人让他做持戟郎中,说的好听其实就是个拿戟的保安罢了,在任职期间韩信曾多次给项羽献计,项羽均不予采纳。一次项羽失败后韩信再次向项羽献计,这一次项羽恼羞嗔怒,说韩信只不过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小卒罢了根本不配在这里说话,骂的韩信那是一个狗血淋头,这也让韩信看到了这“西楚霸王”致命的人格特点,虽然骁勇善战但远不及对手刘邦的老谋深算,韩信自此心灰意冷,恰逢刘邦入蜀,韩信弃楚归汉,做了一个管理仓库的小官,依然不被世人所知。 后来韩信再次心灰意冷,准备逃跑,后被捉回依法当斩,同案的十三人都已被处斩,就要轮到韩信了,韩信举目仰视,正在气愤命运对他的不公时他抬头看到了滕公夏侯婴(夏侯婴初为沛县厩司御时与亭长刘邦交好,后跟随刘邦起兵反秦,屡建战功,担任滕令奉车,俗称滕公,是刘邦为数不多信赖的人。)说:“汉王不打算夺取天下吗?那为什么还要杀掉壮士?” 夏侯婴觉得此人不同凡响,看他相貌威武俊朗、眉清目秀就放了他,同他交谈了一番,十分欣赏他,于是进言给了刘邦。而刘邦只是封韩信为一个管理粮饷的小官,并没有发现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在这里韩信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人……

刘邦率先攻入咸阳后不久,项羽也率军入关,并在同年二月自封为西楚霸王,占有梁楚东部九郡之地,建都彭城。并背弃原来的“先入关中者为王”约定(楚怀王与诸将约定,先入关中者为王。后来项羽杀宋义夺权,在巨鹿之战中大败章邯,熊心被迫立项羽为上将军。刘邦先入关中,项羽使人还报熊心。虽然项羽希望怀王封他为王,但怀王的答复是“如约”。项羽见情势不对,不愿继续听命于熊心,向诸将表示怀王是项氏拥立的,但是怀王没有战功,灭秦定天下的功劳在于项羽自己与其他出武力的军人。项羽尊熊心为“义帝”,随后自行分封天下诸侯,刘邦被封为汉王,项羽则自立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当时怀王已被项羽架空,无力阻止项羽分封,后备项羽暗中令英布等人将其弑杀),改立刘邦为汉王,辖治荒远偏僻的巴、蜀、汉中之地,建都南郑。为了阻止刘邦东进,项羽又把关中地区一分为三,分封给了三位秦朝降将——雍王章邯、翟王董翳、塞王司马欣。刘邦看出了项羽的险恶用心,憋了一肚子气,绝心与项羽决一死战,怎奈势单力薄,实难取胜。只好采纳萧何、张良等人的建议,隐忍入蜀,休兵养士,广招贤才,待机再与项羽争个高低。

掌管后勤的萧何一次检查工作时偶然机会结识了管理粮饷的韩信。在接触过程中,萧何发现韩信有胆有识,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多次向刘邦推荐韩信,但并没有引起刘邦的重视。转眼间两个多月过去了。汉军将士不愿在蜀中久驻,对家乡的思念日益强烈,开小差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天,韩信见久在汉营还是不受重用,一气之下离开了汉营。萧何得知后,马上放下尚没处理完的紧急公务,亲自策马追赶韩信,连个招呼也来不及向刘邦打。刘邦正为军中开小差的人日益增多而焦头烂额之时,忽然有军吏来报告说:“萧丞相也跑了。”刘邦一听大惊失色,犹如晴空霹雳一般,,说:“这还了得!我正要与他商议军中大事,怎么他也逃走了!”当下派人去找萧何。一连两天也不见萧何的影子,急得刘邦坐立不安。再说萧何为追韩信,不辞辛苦,一路问,一路追,直到天黑了,还是没追着韩信。正想下马休息一下,忽然远远望见有个人牵着马在河边徘徊。萧何顿时抖擞精神,快马加鞭,大声喊道“韩将军!韩将军!”他策马赶到河边,气喘吁吁地下了马,气呼呼地说:“韩将军,咱们总算一见如故,够得上是朋友。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这么走了?”韩信仍不吭声。萧何又说了一大堆劝他回去的话。这时候,滕公夏侯婴也策马疾驰赶到;两个人苦苦地相求非要韩信回去不可。他们说:“要是大王再不听我们的劝告,那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好不好?”韩信只好跟着他们回去了。第三天,三人才回到了南郑。

回到南郑后萧何去见刘邦,刘邦见到萧何又喜又怒,说道:“你为什么准备逃跑?”萧何说:“我不敢逃跑,我是去追逃跑的人去了。”“你追的是谁?”萧何答道:“韩信!”刘邦听后,很不以为然地说:“逃走的将军有十多个了,也没听说你去追过谁,怎么偏要去追韩信?这明明是在骗我!”萧何对曰:“那些将军都容易得到,可韩信却是当今数一数二的人才,跑了天底下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了。大王如果只想当个汉中王,没有韩信也就算了;如果要准备打天下,那就非用韩信不可。“您到底准备怎么样?”刘邦说:“我当然想打出去,这想一辈子困在汉中这鬼地方。“大王若要出汉中,就要重用韩信,重用了他自然会留下,如果不重用他,他终究还是会离开。”“那就依着丞相,让他做个将军,怎么样?”萧何说:“叫他做将军,他还得走。”“那拜他为大将军怎么样?”萧何说:“很好。”刘邦当时就让萧何去召韩信来,马上就拜他为大将军。萧何直言不讳地说:“大王太不注重礼仪了,拜大将军是件大事,大王真要拜韩信为大将军,先得命人造起一座拜将台,选个良辰吉日进行拜将仪式,大王你还得沐浴更衣,亲自戒斋,然后隆重地举行拜将仪式。这样,才能让全体将士服从新上任的大将军,就像听从大王你的指挥一样。”刘邦说:“好吧,我都听你的,请你去办吧。”几天以后,萧何已经命人筑好了拜将坛。汉王刘邦择了个良辰吉日,带领文武百官,来至坛前,缓步拾级而上。只见坛前悬着大旗,迎风招展,四面列着戈矛,肃静无哗。一轮红日光照将坛,真是旌旗耀武,甲杖生威。丞相萧何已将符印斧钺,呈与汉王刘邦。坛下一班金盔铁甲的将官,都翘首伫望,不知这颗斗大的金印,究竟属于何人。只见萧何代宣王命,高声喊道:“谨请大将军登坛行礼!”当下陡然闪出一人,从容步上将坛。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韩信,那个曾今的“胯夫”,现场顿时一片哗然。这也难怪,一个小吏,如今被一下子拜为大将军,怎不令众人议论纷纷,跟何况还有人知道这位“胯夫”。但众人见汉王刘邦、丞相萧何却是那么毕恭毕敬,越发感到莫名其妙。而属于韩信的时代开始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